当前位置: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报社门口集体喝农药的无奈与悲怆万芳碧冬茄属

2020-02-14 15:21:26  鑫华农业网

悲怆的故事情节,还必须要回归到正轨问题上面。一是,维权和维稳,在一些地方政府那里,似乎仍然是难以权衡的问题,在公民社会里,这简单是荒谬而可笑的;二是,截访在号称文明的社会里,仍然大量存在,不仅如此,似乎在安元鼎”之后,还有许多地方政府拥有

7月16日8时10分左右,北京市东城区海运仓胡同2号(中国青年报社所在地)门外,7人服用液体后倒地。首先发现此事的报社门卫紧急报警。目前7人已被送往医院,警察已介入调查,尚未确认7人服用的是什么液体。下午,南都记者证实,事发后7人被紧急送院救治,确认所喝液体为农药。7人来自江苏省泗洪县青阳镇,申诉信称去年因拆迁征收补偿问题到上级信访部门上访,后被当地官方带回强制关进黑牢”。(据7月16日中国青年报、南方都市报微博消息)

在没有更多的细节曝光前,按照经验判断,这样的悲怆故事至少有以下四种解读:一是,喝不明液体的人,与这家报社有仇,至少有过节,到这里来给单位抹黑;二是,单位内部人士维权,也就是这些人是报社的员工或聘用人员;三是,在媒体门口喝液体,是在没治”的前提下寻求媒治”;四是,寻求媒治”进不了门、联系不到相关编辑,毕竟敏感新闻也容易惹麻烦,如果联系不到编辑,似乎只能用吸引眼球的方式来吸引众多媒体的关注。

下午1点后,更多的细节被相关媒体披露,一些猜测也被证实。一方面,液体被证实为农药,另一方面,照片也发布了出来,当事人多口吐白沫,惨不忍睹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当事人背后的维权故事,也基本被曝光出来了——这是一个在当下我国很俗套的故事:土地被征迁—补偿未到位—集体去上访—集体被截访—被地方政府打入黑牢”—出来后继续维权—走投无路……

坦白讲,这个的故事,因为太过俗套,我相信即便是一些媒体发布了,也不会追求到很好的关注效果。因为这样的故事,在过往几年时间里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。即便是那些非法的黑牢”,在中京保安公司”(安元鼎”保安公司)这样的黑监牢被曝光之后,大众也基本习以为常。可是,对于未得到补偿或者说未得到全额补偿的村民而言,这样俗套的故事发生在他们身上,却基本等于失去了家园、失去了基本的生活,对社会也失去了公平正义的信仰。

不惨烈,则无关注。这是媒治”时代的一个悲哀。于是,他们只能选择更加能够吸引人眼球也注定了更惨烈的做法——在媒体大门口集体服农药自杀。而这样的行为,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险性。如果救治不及,相信可能会葬送了性命,而失掉性命之后,再谈什么利益补偿,又似乎是不值的。更悲怆的是,媒体从来都不应该是信访处,也不是相关部门的接访中心,媒体只有报道事实的责任,而没有替人维权的责任。即便是中国青年报这样的中央大报,也没有这样的责任。

悲怆的故事情节,还必须要回归到正轨问题上面。一是,维权和维稳,在一些地方政府那里,似乎仍然是难以权衡的问题,在公民社会里,这简单是荒谬而可笑的;二是,截访在号称文明的社会里,仍然大量存在,不仅如此,似乎在安元鼎”之后,还有许多地方政府拥有安元鼎”一样的非法保安,而政府关人甚至还要用黑牢”,权力的正义性又如何维护;三是,关于信访,各地的信访局或信访处,都不过是一个职能部门,又如何有能力去协调其他一些部门或是基层政府来化解矛盾?四是,当下,越级上访已经被明令禁止,但也存在如果正常信访能解决问题,谁又愿意跑到省会或首都去上访”的现实问题……

说了这么多,对于这样一个新闻以及背后的社会问题,许多网友甚至失去了评论的耐心。更多的人,也都只是说出了无语”二字。但是,问题总是要找的,正义总是要寻求的,不然,所谓希望就根本不存在了。在此,我们希望这7人喝的农药不是剧毒或者毒性不大,我们希望这7位农民能够早日恢复健康,希望他们的补偿款能够发放到位。更希望这个社会不再有黑牢”,不再有截访”,不再有暴力维稳,一些地方政府能够意识到维权即维稳”的真理,云云。

旗袍美女图

情感语录

旗袍美女

裸体美女

相关资讯
友情链接